Half Remembered Dream

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site

2011年9月17日,晴

又从网站上给algaeventure投了简历,估计希望不大。

中午回家在公寓停车场看到了ex,和8,9个人说着话然很一群人上2辆车走了,可能是去玩或者有啥活动。跑到outlet想去买双鞋结果没买到,在gap买了两件打折的t-shirt。

2011年9月16日,晴

不出意料的又没有开组会,干脆取消了算了,大家都省事。

2011年9月15日,晴

可能是昨天换了地方睡,晚上一直睡不着,房子隔音也不好,楼下黑人说话都能听得见,半夜2,3点他们也不睡叽里呱啦说个没完。

写了点论文。

把电脑挪到卧室。

看了电影《Hereafter》。

2011年9月14日,阴有阵雨

今天还是在家,投了两个公司的简历,CU Boulder的一个职位和kelly services的一个microbiologist。下午挪了一下床的位置,整理了一下。

昨天看了电影the lake house,实在忍不住得说两句,这真他喵的是个破电影。首先是逻辑上狗屁不通,导演和编剧就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时间”,和“因果关系”,看得人就想把他们打一顿。可能有人要说了,剧情逻辑不重要,关键是多么浪漫呀。啊呸~~~~~~~!!!!!女主角根本就是一贱人。她男朋友给她开生日party,她去和别的男的kiss;她和男朋友住一起,又去跟别人亲热。你们这些贱人能不能先和男朋友分手了再去跟别人好,你们干这些事的时候就他喵的没有一点愧疚?还有,这个贱人女主角自己生日party上kiss过的人后来车祸死在她面前,她还抢救他,而她居然就不认识了,真是贱啊。这种又破又贱的剧情,居然还有挺多人喜欢(好像也包括我ex),我就服了。让我说也应该就是那些又傻x又不负责任的小屁孩会喜欢这电影。对了,这电影得到唯一的奖是啥来着,2006年teen choice award。不得不说,电影评奖制度还真是科学呀。

2011年9月13日,晴

今天没去学校,投了4个公司的简历:Synthetic Genomics, Solazyme, MWH, Macarber Engineering,基本按照每个的要求针对性的该了简历和cover letter。

打死一只跑得很快的大蟑螂,yeah!

2011年9月12日,晴

今天是基本荒废了,半下午就回家了,睡到6,7点。我咋就他喵的这么没出息,以后坚决不能这样了!!!

记梦

这篇算是额外的,赶紧记下来别一会忘了。早上做了一个梦,挺复杂的,只记得最后一段。好像是在一个又像教室又像剧场的地方,有好多人在说相声,还有郭德纲。而我,也是说相声中的一个。郭德纲在观众席中坐着,指挥着下一个谁说,说什么。然后就轮到了我上去说一个小段子,还记得有人给我做介绍,由于生活中我的名字就比较难记,介绍我的时候也把我名字说错了,还能记得说我叫刘江,我也没说什么,错就错了吧。我居然还把那个相声段子讲完了,并且这个段子绝对不是任何我听过的相声里的,就是在梦里生成的。接着郭德纲让我讲一个长的,于是在梦里我就开始回忆那个相声,有些细节比较模糊,但确实能记起大半。这整个相声段子好像在这一段梦之前的梦里我从头到尾讲过或者经历过,所有的内容都是有的,只是当时记不太清楚。我担心忘词讲不好,并且好像我的工作不是上台讲相声,这是我的第一次登台,于是下去跟郭德纲说了一下情况。他人还挺好,非常理解,马上找了个人替我,我就回到了观众席里坐下听,然后过一会就醒了。梦这个东西实在太牛了,在现实生活里我怎么也编不出来一个相声段子或者那么长的有各种细节的故事。

另外想到一个问题,我在梦里可以创造出现实中打死也想不出的故事情节,变成小说家。那么现实生活中已经是小说家的人,他们的梦是和现实中的作品差不多,还是更高一个层次,高到我们常人很难理解的程度。所以,问题就是,人的创造力想象力有没有极限,梦是给所有人一个200%的提升,于是常人变成300%,小说家变成900%;还是有一个限制,梦能把常人提高到小说家,但小说家在梦中就不会有太大变化,还是300%左右。梦确实值得研究,但估计研究这的很难拿funding,叫我说太不合理了,这个世界处处都是不公平,tmd。

2011年9月11日,多云有雷阵雨

实在没法说服自己去学校,出了去kroger买了两包方便面,基本在家待了一天。看了两个Danzel Washington的电影,Man on Fire和Dajevu。前一个还是挺好的,杀手和小女孩的故事,很像这个杀手不太冷,侧重点不太一样。演小女孩的Dakota Fanning我也很喜欢,努努力,看将来能不能生出来个这样的闺女。第二个电影算是中等偏上吧,关键是引入时间旅行这个东东而没有一个比较合理的理论体系,所以剧情经不起推敲,我也就没去细想。总之Danzel Washington还是个挺好的演员,黑人男的也就他看着顺眼点。

实践又一次证明,酒这个东西我确实欣赏不了。要是什么东西能喝了晕又不这么难喝就好了。另外那瓶50多度的vodka确实够劲,喝下去从嘴到胃都跟着火了一样,怪不得俄罗斯人民喝这玩意,冬天确实管用。

2011年9月10日,多云

今天天气是真他妈的好呀,太适合去hiking了。可惜有这心没有人,只能想想了。

上午去了学校,待到半下午,没干啥正事。昨天Jinsoo要gravimetric和GC的详细步骤论文里用,于是按照我毕业论文里的内容改了改给他发了过去。我自己英文写作不怎么地,但Jinsoo这韩国棒子也实在太烂了,他着论文要是能发表,鬼都出来了。

下午突然想喝点酒,觉得弄点russian dew不错,于是以我这雷厉风行的作风立马去了Jungle Jim‘s买了一瓶vodka。又顺便买了两瓶Syrah,唉,打折打这么多不买都觉得亏,另外看看能不能培养一下对葡萄酒的感觉。

2011年9月9日,阴

到周五了,一点感觉没有,活得太可悲了,赶紧结束这一段扭曲的生活吧,好一切从头开始。algaeventure还是没回信,看来够呛。终于狠下心来改了改论文,但实在没写多少,今天极度的厌学。于是乎随便上网了n久,偶然看了个视频just for laughs gags,实在乐死我了。对于笑点如此高看喜剧片从来不笑的我,太不容易了。太佩服这些人了,怎么就能想出这么多这么贱的招数。

晚上回家走到公寓停车场看见了liusheng和liqian夫妇,还不知道原来他们也住这公寓,也没好意思上去打招呼。哎,这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捏。